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2010年9月12日

特傳-冰漾-Recall Me(3)

  *前面幾篇都修過稿了、有些小小不一樣要注意喔。
  
  

  
  
  05.
  
  
  晚餐時,我根本不記得自己吃了什麼東西,整個人昏昏沈沈地什麼都聽不進去,一直到老姐看不下去用力巴我後腦杓後才把我的魂給喚回來。
  
  「拿好,」冥玥丟給我一袋牛皮紙袋,「這是那個叫冰炎的說要給你的東西。」
  
  我看了一下,牛皮紙袋上印了那所叫做Atlantis學院的名字及校徽,然後旁邊是有人用著黑色麥克筆大大寫著:
  
  『未「仔細」讀完者、死!』
  
  ……我無言了。
  這絕對是颯彌亞寫的、一定是!!
  而且還特別在「仔細」兩個字上加粗……好啦我會仔仔細細看的,畢竟我有印象好像我之前就是沒有看學校寄來的東西然後自此開始天天強化我脆弱的心臟。
  ……慢著我為什麼會有這個印象?我剛剛沒有看到傳說中的「回憶用畫面」啊!
  
  
  就在我想東想西時,冥玥發問了。
  「漾漾,」她環起了手,一臉認真地問道:「你想起了多少東西?」
  「不多……只有一點點,像是颯彌亞曾經是我的學長、還有一個叫做喵喵的女孩子,以及Atlantis是所異能開發學院。」
  
  雖然最後一個答案怎麼聽怎麼怪,但冥玥都聽到我先前在客廳大吼的話了,不說給她聽她搞不好也會逼我說出來,甚至誤會我是不是還隱瞞了什麼沒說。
  不過這種怎麼聽都像小說動漫才會出現的情形為什麼會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啊!!難道這是我衰屬性的另一種表現方式嗎?!
  
  
  「……你應該已經猜到你不是睡了一年,而是喪失一年前的記憶對吧?」
  「對。」現在的情況只能這樣解釋了。
  
  「那我就直說了。」老姐的表情好像是要跟我攤牌,事實上也是,「去年你已經進入過那所學院,但後來因為某些事情讓你忘記了那裡,再之後你就以重考生的身份去讀另一所高中。雖然說按照當時的狀況你應該自此跟那個世界無緣才對,不過現在看起來八成是因為那個叫冰炎的出現在你面前的關係讓你想起來了。」
  「是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老姐沒有把全部的話都說清楚。
   是不想讓我知道些什麼嗎?
   為什麼?
  
  「好了,先不講這些。」冥玥突然換了另一個話題,「冰炎先生問你願不願意去他那住個三天,看看學院的狀況後再決定要不要去讀。」
  「這……」
  「如果願意的話就明天早上六點到火車站見面,他會在那邊等你。」冥玥說出了一個很耳熟的火車站名,「他說他會等你半小時,去不去你自己決定。」
  
  我猶豫了。
  該去看看嗎?那個曾經是我學校的地方……然後取回我的記憶?
  
  
  
  不可以想起來……絕對不能夠想起那個人。
  我不能再依賴他了。
  

  
  
  從剛剛開始,心裡就有個聲音一直要我不要去想起『那個人』來。
  但那個聲音好悲傷,似乎這件事是違背了他的本意一樣。
  
  ……其實,那個聲音、不,那個說話的人,根本就不想遺忘吧?
  
  
  
  「漾漾,你去不去?」
  
  我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向跟我一樣的黑瞳。
  
  「我去。」
  
  我看見冥玥露出滿意的笑容。
  
  
  
  
  
  06.
  
  
  火車站沒有半個人。
  看了看手錶,嗯、離六點還有五分鐘……所以是我早到了的關係嗎?
  
  不過老實說我還蠻期待一來就會看見颯彌亞的,要不然一個人呆在這裡也不知道要幹什麼,還不如問問他昨天那個牛皮紙袋裡的東西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姑且不論那厚到跟什麼一樣的學生如何自保手冊(一般學校會有這種東西嗎?!),另外一張交通路線圖更微妙了,只寫了要搭幾點車沒說要在哪站下,真奇怪。
  ……好吧我承認我在自保手冊中有看到疑似如何撞火車才不會受傷的東西,不過那是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對吧!一定是颯彌亞沒睡好才會搞那些東西出來整我的,反正他老大一直以來就是這樣沒睡飽就會找我出--耶?
 
  為什麼我會知道颯彌亞有這種惡劣個性?我剛剛在想的、應該是我不知道的事情才對。
  難道說,這就是記憶逐漸回來的方式?不知不覺地就會想到?
  好奇怪。
  
  
  
  在等人的這段時間裡我不知道該做什麼,便把玩起自己的手鐲。
  老實說我一直都很不理解為什麼自己會帶著這個鐲子,明明沒有印象是什麼時候拿到的而且大小還差不多、不容易從我手上掉下去……
  
  算了,不影響就好,而且帶了快一年了我也差不多習慣了。
  
  
  
  
  突然一個很細微的聲音自我身後發出,我立刻轉過頭去看,結果卻看到了一個我不知道該說熟悉還不熟悉的面孔。
  
  那是颯彌亞。

  他的打扮和之前在校門口看到的時候差不多,只不過原本的黑髮全部換成了如星光般閃爍的銀髮,只在額邊挑染了一搓豔紅色的,雖然有些突兀但配上他的臉就非常的合適。至於本來應該是黑色的眼珠也變成了如紅玉般的漂亮顏色,感覺很透澈很漂亮。
  
  一個男人長得這麼漂亮,真的是……
  我在他的眼裡看見自己臉紅了。
  
  
  
  「褚,」我看見颯彌亞笑了,不像之前的冷笑、比較溫柔的那種,讓我的臉更紅了,「這麼早就來了啊。」
  「……啊、對啊。」老大他殺傷力太大,害我楞了個幾秒後才回答。
  「是嗎?」
  
  颯彌亞心情很好的哼了哼,然後抓起我的手塞了一個東西在我手裡。我低下頭看,是一包蜜豆奶。
  是說這個情況好像再哪裡也發生過。
  只是那時候對方好像是丟給我的……該不會也是颯彌亞給我的吧?
  
  「喝吧,你嘴唇有點乾。」
  「喔、謝謝。」舔一下唇,發現上面果然有些脫皮的現象,我這才想起從我離家到現在都沒再喝到半滴水。

  其實颯彌亞人真的不錯,只是他老大要是能再少一點攻擊我就好了。我已經衰到人家醫院外科骨科牙科眼科放射科耳鼻喉科的都跟我這個非醫眷的熟到讓我想哭的地步了,不需要他再來追加傷口。
  我邊拆下吸管邊這麼想著。

  嗯,這還挺不錯喝的。
  
  然後我看到颯彌亞也拿出了一包蜜豆奶自己喝,平平都是咬著吸管喝,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看起來比我優雅多少倍。
  果然長得好看的人不管做什麼都會被自動美化。
  
  
  在等車的同時,我們沒有說任何話。
  應該說我想開口卻又不敢打破這段寧靜,雖然有好多問題想問,但每次看到颯彌亞似乎在想什麼的神情時我就不敢打斷他。
  
  意外地,等火車的時間比我想像中的還難熬。
  
  
  「褚。」
  
  颯彌亞突然轉過頭看我,手上的蜜豆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反正他老大都有本事把鋁罐融化了讓鋁箔包人間蒸發也不是不可能啦。 
 
  
  「你還記--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因遠遠傳來的火車聲而斷掉,颯彌亞大喊一聲來了然後……
  
  
  然後他把我踹下月台。
  
  也許是反射神經難得產生作用我沒有直接臉貼上鐵軌,但當我看見自己站在鐵軌上時卻覺得現在狀況也沒有好到哪去。
  老大你把我踹下月台幹什麼啊!?火車就要來了耶!這是謀殺、謀殺對吧!!
  
  接下來颯彌亞的動作更讓我傻眼了,因為他老大也跟著給我跳下來,然後用力的巴了我後腦杓、讓我痛得抱頭蹲地。
  老大我又哪裡惹到你了嗎?!還有你難道是為了來打我頭才跟著跳下來嗎?也未免太沒人性了點吧!
  
  「不要給我在那邊腦殘!!」
  「你--」現在這種狀況要我不想也難啊!還有這是一般人都會有的反應好不好!
  「不要吵,跟我走就對了。」又一個巴頭。
  
  
  
  
  鐵軌劇烈震動著,我聽見遠方火車喀嗒喀嗒的聲音越來越接近。
  老實說我很希望車掌可以因為看到前面有人而停下來,不過從火車接近的速度看來不是煞車失靈就是車掌他想殺了我們。
  
  ……希望不是後者。
  
  
  也許是害怕吧,我下意識地抓住了颯彌亞的袖口,當然我要聲明我絕對沒有抱持著要死就要拖著別人一起死、黃泉路上好作伴的想法……雖然是颯彌亞把我踹下來的沒錯啦,不過一來我沒那個膽抓他一起死,二來我要是敢有這種想法颯彌亞大人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把我種在這供人瞻仰千秋,天天給幾百臺火車輾過去又輾回來。
  
  颯彌亞揮了下手把我的手甩掉,正當我以為是他老大不想讓我抓時卻發現他緊緊牽住我的手、還是十指交扣的那種。
  我不解地看向颯彌亞,卻發現他也看著我,嘴唇一開一闔地說了幾個字讓我立馬把頭轉開。
  
    他說,一起

  ……可惡,我一定又臉紅了。
  
  
  在我還來不及對這種很像要一塊去殉情的場景吐槽時,火車撞上來了。
  一道刺眼的白光在我眼前出現,我感覺到一股很強大的吸力將我拉進了火車頭裡。
  
  我想我昏過去了吧。
  
  在我失去意識前,我的腦袋瓜裡浮出了似乎與現在這個場景很相似的畫面,只是那時候是被颯彌亞抓著去撞車。
  
  ……阿嬤,原來你孫子已經不是第一次撞火車了耶。
  
  
  
  然後,我什麼也感覺不到了。
  
  
  
                                  tbc.
  
  
  
  
  
  
  
  後記://
  
  結果本來預定的東西還沒寫到(默)
  算了就請大家當作之前的預告是下一回的東西吧(好隨便)
  
  是說我這一篇會寫多長啊……(遠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雖然有時候可能會莫名被 blogger丟到垃圾留言區,我都會記得去撈撈的。

check it out


Eggs around the world